您当前位置:状元彩票网黑平台 >> 绿色人物 >> 浏览文章
绿色人物:今天聊聊“武环保”
发表时间: 2019-02-13 11:53:54 浏览次数: 119次

“我是一个环保人,工作做好了,人家记不记得不重要,重要的是,若做不好,人家会指着脊梁骨骂我,甚至在若干年后,子子孙孙还得跟着挨骂······我没有退路,必须做好环保工作!”

这是武侯区环境监测站一个普通的老环保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段话。他叫武平,今年52,在环保岗位上孜孜不倦地干了20多个年头。

在武侯区的大街小巷,在风雨里,在严寒酷暑中,总能看到一头白发的他,扛着检测设备,来去匆匆的身影;在肮脏的餐饮企业油烟管道出口,他爬在梯子上,检测各种数据,然后一身肮脏回家;他不仅仅是个干技术活的环保人,还是一个义务调停社会矛盾的和事佬。

武侯区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副站长武平正在取水样

环保人说 给未来留下希望

因为常年奔波在外,他的头发早就银白,未老先衰的武平,曾经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因为工作需要,他从科研单位调入武侯区环境监测站,那时候的他正是而立之年,是男人的花季。

对风里来雨里去的环保工作,他毫无怨言,他没有因为工作枯燥而消极,反而觉得革命是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虽然环境监测(检测)他从未接触过,但他觉得环保工作更有乐趣和意义。

河道的流水质量好坏,是他一瓶一瓶从河里取样回来,然后用仪器检测水质的各种指标,向政府提供准确的水质报告。他的想法很简单,把武侯区的环境监测到位,让群众在良好的环境中生活工作。

“踏踏实实干,干好环保工作,就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服务,就是给未来留下希望”。

他自己这样做,对手下也是这样要求的。爱上了这份苦差使,苦中有乐。他每天接触的都是有毒有害的化学药品试剂,接触的都是有污染的样品,以及油烟蒙面的餐饮烟道。但是,当他看到一个个准确的检测数时,脸上总是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身边的同事换了一个又一个,武平的一头青丝渐露白发,人到中年不惑,但他依然开朗,总是积极向上。武平被评上了高级工程师,也作为特殊人才进入了致公党,提拔为武侯区环境监测站副站长。

虽然是领导,但武平没有领导的架子,仍然冲锋在一线。

因为常年的工作劳累和有毒有害气体的侵蚀,他的腰部和肺部落下了顽疾,不得不治疗。因为单位缺人手,更因为他热爱环保事业,在医院里开一大袋药,边工作边治疗,病痛总在忘我工作中消失殆尽。

平常总是早上第一个先到单位,晚上最后一个离开,他对工作要求极其严谨,常常让监测站新来的同事无法适应,他常说:“监测报告就是我们单位最好的产品,产品的质量好与坏,必须注重每个细节,只有做到完美无暇,才能拿出优质产品。”

所以,武平不光每一个监测环节亲力亲为,更是要求监测站的每个人都要像他一样认真细致,绝不能打马虎眼。

武侯区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副站长武平在对地下管道取水样

风霜雪雨不言苦 苦中更有乐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环保质量要求也在提高。武平和他的同事们的工作量也在不断提高,加班成了常态。

那是2015年的深秋

一场大雨久久不肯停下,作为最基层的环保研究站,承担的是环境监督监测,按照惯例,每月对武侯区境内的河段水质水样提取样品检测,但这雨就这样任性,不停地下着,武平很着急,他必须到各个河段对水质取样,若不去,个别企业会趁着雨天浑水摸鱼,把有害污水直排河道。

对哪些地方易出问题,武平早就心中有数,只要“环境监测车”在路上溜达,违规排污企业就会胆怯,用武平的话说,这叫“震慑”,会阻止他们违法排污。

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武平开着车,在江安河边溜达一圈,大粒大粒的雨点砸在车玻璃上,尽管雨刮器卖力地刷着玻璃上的雨水,但他的视线依然朦胧着,虽然车内有点冷,但不能开热风,只得开冷风吹散水雾。

他找到熟悉的取水点,河里洪水汹涌,地上积水横溢,风夹着雨抽打在他脸上,冰凉。而举着的伞也被横风刮入滚滚洪水里,他不顾雨水模糊视线,不顾脚下的泥泞,果断脱鞋腿袜,赤着一双脚丫子,踩在泥泞里,一步步挪向河边,突然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武平重重地摔倒在雨水里,虽然早已浑身湿透,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取了河里水,回到车里。

刚发动汽车,就接到领导电话,说今夜要这些河段的水质检测报告。回到办公室,武平早已冻得浑身哆嗦,有同事劝他回家休息,他微微一笑:“领导说今夜必须加班拿出检测报告,我换了衣服陪大家一起战斗吧。”

待大家检测完毕,已是凌晨,而此时的武平,感到右脚板心一阵阵刺疼,脱鞋一看,鞋子里早就凝固了血痂,他的脚板心被刺伤,伤口翻着白皮。他没让同事们看见,悄悄撕下一团纸巾,垫在有血的鞋子里,再看看躺在案上的检测报告,不由得呵呵一笑,似乎忘却了脚板心的疼痛。当武平走出办公室,雨早停了,云层里时不时泄露出暗淡的久违月光。

工作中受伤的武平对伤口做简单的消毒处理

武平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也许是太累了,脑袋一挨着枕头,就呼呼大睡,睡得正香,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他叫醒,是区环保局打来的电话,说是应急指挥中心接到群众反映,在某街道出现了浓烈的刺激性气体味道,区环境监测站需要配合成都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应急监测人员进行实地勘查,确定监测点,考虑工作的紧迫性和危险性,必须让经验丰富,应急能力强的同志上。

闻听此言,武平的瞌睡早就溜走,立即穿衣出门。深秋的夜格外静谧,晚风夹着阵阵寒意袭来,他裹紧衣服,抬头看见一弯残月斜挂夜空。

地点在城郊结合部,武平麻利地驾车飞奔到指定地点。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的鼻子特敏感,抽抽鼻子闻闻,却没有异味,但环保工作既要凭经验,更要凭仪器检测的数据说话。

武平跟成都环境市监测中心的同行们完成了对接,在可能的区域内,他拿着仪器,在打滑的湿地上,因为脚疼,一瘸一瘸地慢慢排查,这一查,就是2个多小时。庆幸的是,未发现排放源,举报人反映的刺激性气味也没有,真是虚惊一场。

次日早上,武平仍然第一个上班,看着他一瘸一瘸走路,领导有些心疼:“武哥,今后取样还是让年轻同志去吧。”武平呵呵一笑:“我身体棒着呢,只要我还没退休,就是一个环保人,我早就习惯了,也最适合这项工作,我不上谁上?工作跟年龄没关系,工作没干好,丢脸的是整个系统的环保人。”

看着武平脸上挂着朴质的笑,领导眼里噙满泪水,有同事一声叹息:“多好的环保人啊!可谁又知道我们的艰辛付出?”

当和事佬化解矛盾 不是多管闲事

虽然武平的工作是采样和监测,但他面对企业与群众的矛盾时,却总是充当和事佬,化解各种矛盾。

化解了多少纠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武平印象最为深刻的是,2016年夏天,武侯区环保局接到某小区群众投诉火锅店油烟和噪音污染,要求检测相关数据。

烈日把树叶烤得耷拉着脑袋,武平带领着工作人员,来到市民投诉的这个老旧居民院落外,二楼上的张大爷余怒未消,站在某火锅店门口,诉说着他的遭遇。

他说他们一家在这里住了快20年,一直相安无事,楼下的铺面以前开超市,一个月前,突然冒出一个大烟囱,不仅有轰轰的噪音,还有呛鼻的油烟飘进室内,他睡不好觉不说,还被油烟呛得流眼泪,他找过火锅店老板,态度虽好,但没有改观,张大爷实在无法容忍,所以投诉。

火锅店的烟囱悬在铺面上,约5米高,有人搬来一架铝制梯子,习惯了亲手采样的武平,抱着仪器设备爬上梯子,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他,而铝制梯子被太阳烤得滚烫,他感觉踩在火盆里,好像鞋子已经冒烟起火,汗水模糊了他的视线,这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他仍然稳稳地举着油烟采样枪,采样需要时间,汗水把他浑身湿透,他感到眼前火星子在飞舞,突然头重脚轻,身子一歪,就从采样梯子上重重摔了下来。这可吓坏了正在记录仪器上数据的同事。武平却拍拍一身尘土,见膝盖上磨掉大块皮,血不断渗出,他咧嘴一笑,用纸巾一贴,继续爬上楼梯作业。

爬梯作业的武侯区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副站长武平

根据检测数据,火锅店还达不到油烟和噪音污染,但张大爷就是觉得委屈,明明的油烟弥漫,噪音不断,怎么就成了这样?于是大骂火锅店老板是奸商,知道要检测故意降噪降低油烟。话不投机,吵得不可开交,张大爷情绪激动,干脆坐在火锅店门口开骂,让正在营业的火锅店门庭冷落,客人们绕着走。

“爱管闲事”的武平劝道:“大爷,都是楼上楼下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回去吧,相信主管部门会处理好的。”

好不容易把张大爷劝走,火锅店又诉苦:“我花几十万元搞这个店,总被这个大爷搅来搅去,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而武平的腿却疼得锥心,同事忙拨打120,经医生检查,摔这一跤可不轻的,竟然伤了骨头,要修养一个月才能康复。

武侯区环保局领导让武平好好养伤,并一再叮嘱他,伤养好了才允许上班,然而,呆不住的武平,次日就瘸着腿到单位上班。听说张大爷跟火锅店老板没完没了,并不停向各部门投诉,武平再也坐不住了,就坚持到现场,把张大爷和火锅店老板叫到一块儿,仔细听他们各自倾诉。听着听着,武平觉得找到了化解矛盾的良策,火锅店老板不停地说:“大爷,是我们开店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不便,对不起!我把你的房子租下,再帮你们找个清静的地方住。”大爷的口气明显缓和了:“我不是为难你们,是我上了年纪,本来睡眠不好,闻不得油烟。”

武平趁热打铁,就劝张大爷让一步,火锅店也不容易。看着武平瘸着腿走路,张大爷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小兄弟,对不起,是为我们的事,让你受伤了。”就这样,在武平的调解下,张大爷跟火锅店握手言和,自此,一场马拉松式的争吵终于画上句号。张大爷搬走了,火锅店老板给武平发来信息:祝好人的腿伤早日痊愈,祝好人一生平安!

尽管腿伤行动不便,但武平是个闲不住的人,又一瘸一拐的带领队伍,在烈日下出入在各个采样现场……

20多年的监测工作中,这样的小伤小病不断的伴随着武平,他常常对新来的同事说:“环保监测工作就是应该在现场,才能了解并掌握实际情况,才能确保数据的权威公正,坐在办公室是干不好环保监测工作的。”

如果谁劝他别出去采样,他准会说:“我是一个环保人,采样是我的责任”。

 上一篇:无  下一篇:一位农民和他的“鹭鸟天堂”